天氣預報: 密云區氣象臺6月25日11時發布天氣預報: 今天下午:多云間晴,偏南風3、4級,陣風6級,最高氣溫36℃; 今天夜間:多云間陰,山區有陣雨,南轉北風2、3級,最低氣溫23℃。 目前處在高溫藍色預警中,天氣晴熱,請注意防暑降溫和用火用電安全。
空氣質量日報: 密云區生態環境局2019年6月23日,我區空氣污染指數203,空氣質量為重度污染。

【媒體聚焦】北廣人物微信公眾號:時代楷模“北京榜樣”張博研 “賣房救母”用溫暖驅散風雨

分享到:
【來源】: 北廣人物微信公眾號 【發布時間】: 2019-06-25 16:04 

“北京榜樣,就在我們身旁,沒有勛章也一樣閃亮,沒有光環也溫暖四方……”每當《北京榜樣》這首高亢的歌曲響起時,心情如風雨中見到一縷陽光,溫暖人、鼓舞人、啟迪人。 盛夏六月,熱情似火。時代楷模“北京榜樣”優秀群體先進事跡報告會正在人民大會堂舉行,并由此拉開了全國巡講帷幕。
    賣房救母的張博研,是北京青年的榜樣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如靜水深流的愛,來得更為濃烈。百善孝為先,大孝即大美。
    6月20日上午,記者在北京市密云區融媒體中心一間辦公室與主持人張博研一見面,就看到一張燦爛的笑臉。 幾名同事也如他一樣,每個人都笑容滿面,“因為張博研是大家的開心果”。
    “隨便坐,他們都是我的同事,別客氣。”他笑著給我們沏茶。人如茶,有著暖人的溫度。  一抬頭,看到張博研辦公桌前,一盆紫葉酢漿草撲入眼簾。他告訴記者,紫葉酢漿草的生命力極其旺盛,一年中有8個月的時間都在開花。紫葉酢漿草花語是什么?“幸運”。原來受到這種花語祝福的他,生性活潑、陽光。

    “我也要給媽媽生命”
    時光在這一刻開始倒流……
    那是一個刻骨銘心的夜晚,北風呼嘯,大雪紛飛。
    16歲的張博研從學校下晚自習,冒著風雪騎車趕回溫暖的家。
    張博研推門進屋,忽然聽到爸爸近乎凄慘的嘆氣聲,“今天的結果怎么還這么差?”“怎么辦?”接著又傳來母親的一聲疼痛聲。 難道媽媽的身體真的出了大問題。那晚,張博研一夜無眠。
    這大半年來父親的臉越來越陰沉,幾乎看不到一絲笑容。
    有一次,他曾關切地問候母親,“臉色怎么那么蒼白”,但媽媽卻微笑著對他說,“博兒,我沒事。”
  紙終包不住火。第二天早上,張博研等母親去做早餐的當兒,偷偷地溜進父母的房間,拉開抽屜,發現一張媽媽平時最喜歡看的照片:年輕的母親懷抱著幼小的自己,在笑……而照片旁邊竟然是一張醫院的診斷書:卵巢癌。
  “卵巢癌”三個字,如電擊一般,一下子,他的手腳瞬間變得冰冷,眼前一片昏暗。
  回到餐桌前時,張博研發現母親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,無言地低著頭。父親哽咽地說了聲,“醫生的會診,確診為卵巢癌,情況嚴重。” 想嚎哭,但此時此刻的張博研卻發不出任何聲音。真的悲傷,連聲音都沒有…… 突如其來的不幸,打破了這一家平靜幸福的生活。這一天對張博研一家來說是個陰暗的日子。
  張博研原本有著一個快樂幸福的家——父親在水泥廠工作,母親在廠醫務室上班,還有一個姐姐,一家四口其樂融融。
  “父母的勤勞、善良、認真對我的成長有影響。小時候,我父母對我要求很嚴。在我的印象里,媽媽似乎從來沒有過一件像樣的衣裳,更沒有一件像樣的首飾,但她還是想盡辦法給我報文藝興趣班,比如朗誦等。爺爺是位老黨員,很有責任與擔當,叮囑我要勤儉好學,教育我做一個好人,為社會多做貢獻。雖然一家人生活簡樸,但我感受到了童年的幸福和快樂,尤其是親人們帶給我的愛。”
  “得知母親患絕癥的那些日子,我變消沉了,不愛說話了。父親問我,‘你害怕不?’我說‘害怕’。因為年前,我就經歷過一次親人的生離死別,那個最疼愛我的舅舅英年早逝,曾深深打擊了我。我想,只要能救媽媽,我什么都不怕!媽媽給了我生命,我也要給媽媽生命!”
  “今后無論遇到什么困難,我們一家人都會堅強面對!”從那以后,平日性格有些靦腆的張博研表現出了一名“男子漢”的堅強和果敢。
  “下輩子,您做我的‘女兒’吧”
  采訪時,一提到得病的媽媽,張博研的眼圈發紅,淚水直打轉,卻強忍著不流下來。
  參加高考的那年,張博研每次放假回家時,他塞滿書包的不是臟衣服,而是一件件已在學校手洗得干干凈凈的換洗衣物,他不想給媽媽增加絲毫的負擔。
  “母親其實是心存顧慮的。最為擔心的就是我的身體,‘怕把博兒毀了’。”但是當傳來捷報,他憑借優異成績考上四川大學,被播音主持專業錄取了時,母親笑得最為開心。
  “要離開北京去四川上學的那一晚,我能感受到母親復雜的心情,她的不舍和難過。”
  “那段日子,母親的病情似乎好多了。”他說,“但是母親手術后又檢查出患上了肝硬化,她一直在努力與病魔做斗爭。每次我從四川回家,她就裝著恢復了健康的樣子。回京過春節,母親給我買了一身新衣服,還買了很多菜。此舉是想告訴我,一家人過得很好。女人本弱,為母則強,母親總是掩藏自己的脆弱,以堅強示人。其實她的內心,終究是個需要人疼愛的小女兒。我趴在寫字臺前看書時,媽媽總是坐在一邊忙著手中的家務活,不時抬頭看看身旁的我……”
  大學四年,張博研堅持每天給母親打一個電話。“媽媽生病心情不好,每天讓她聽聽我的聲音,她就能開心點,我也能安心點。”他回憶道。
  “我每次給母親從各種雜志上抄方子用手機發給她,她都收藏著,開心得像個孩子,對我說:‘大學生說的話,我信!’”
  大學的那個四年,張博研因為經歷一次次救母的經歷之后,他總能從這樣的歲月靜好中感受到一種幸福的味道。
  大學畢業后,他在重慶巴南廣播電視臺擔當主持人,工作嶄露頭角,他的節目被網絡票選為重慶地區最具影響力的節目之一,好評如潮。但他得知母親的病情惡化時,他毅然辭掉了這份薪水高的工作,回到家鄉,進入密云廣電中心工作。他說,“作為一個男人,我該為這個家庭承擔一份責任了。”
  “母親住院的日子里,我真想讓時光停駐,讓母親一天天好起來。每天下班我要往返100多公里,三個小時的路程,去醫院照顧她。她剛做完手術時不能自理,我就在床前給她端屎、端尿,有時她排不出大便,我就用手去摳。每到這時,她就會一直抹眼淚。”他說。
  “記得我上小學時,我在《讀者》上看到一句話:有缺陷的人是上帝咬了一口的蘋果。當時,我把這句話告訴了母親,她笑了。在醫院里,我還跟她說起這句話時,母親竟然像個孩子,緊緊抓住我的手。每次,當我離開一會兒她就大聲呼喚我的名字,我會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她的面前,安撫她。母親靠著我,說著我小時候的事,聊著過往的艱辛。我喉頭哽咽:‘媽,下輩子,您做我的女兒吧,讓我來疼你,守護你。’她說,‘傻博兒,媽讓你吃苦了。’我的心痛得縮成一團……”
  “母親的病情越來越嚴重,她更加依賴我,而我在此時將母親當成‘女兒’,給她喂飯、擦身、排便。即使再累,我也拒絕請護工,畢竟兒子在她身邊,能緩解一些她的痛。每次,她仿佛心有靈犀,一會兒就沉睡過去。看著母親迅速衰弱下去,我充滿了自責和愧疚,反思自己四五年在外求學、遠離母親是否值得?我在母親的柜子里看到放得整整齊齊的我歷年的獲獎證書、獎品、學習資料,從小學到大學,一樣不缺。我突然讀懂了母親,她常說‘人活一口氣’,我就是她的‘氣’,是一個平凡甚至羸弱的母親的精神支撐。”
  “媽要是沒了,要房子有什么用!”
  談起為救母而賣房的事,張博研記憶清晰。
  “那還是我讀小學時,母親早早來接我,平時我都是獨自回家的,那次在校門口見到母親很是驚喜。原來,母親和父親用他們多年的積蓄買下了一套90平方米的三居室,那天要過火。搬進去的那一刻,我們娘倆興奮地躺在客廳的地板上。母親笑了,對我說:‘有家了,有家的感覺真好。’。我問她:‘媽,你怎么那么有錢?’母親說:‘我這些年存了點錢,更重要的是,我遇到了貴人,總在幫助我。知道我最大的貴人是誰嗎?’‘是誰?’‘是博兒你呀!有了你,生活有了奔頭……’”
  “母親又何嘗不是我的貴人呢?她自強自立、樂觀開朗,無時不在影響著我。最讓我佩服母親的,是她的堅強和勇敢。母親其實只讀過一年的書就輟學了,卻硬是靠堅強的毅力學完了小學中學的教材,還自學完了大學西醫學的全課程。母親是35歲才生的我,當然疼愛我。她一邊照料我,一邊努力學習,往往在廚房炒菜時,她還拿著書在看。母親克服了一切困難,終成一位優秀的廠醫。即使在她生病住院期間,都在看醫書。她在病房里永遠是那個最愛說話的、最自信的人。我也受到鼓舞,學習更加刻苦了。我悄悄發誓:將來一定賺很多很多錢,給母親。記得剛回京工作那段日子,我幾乎一天干好幾份工作,想努力掙錢為母親治病……”
  “母親的身體每況愈下。由于醫療原因,醫院推薦注射進口藥物,20天注射一次,一次2.45萬元。進口藥不能報銷,母親患病多年,20多萬家底全花光了。父母的退休工資又不多,高額的醫療費壓得全家人透不過氣兒來。特別無助,真的,親戚朋友也再沒有能力借給我們錢了。”
  “賣掉樓房吧!”當時只有23歲的張博研,說出了他能想到的唯一辦法。
  “想都別想!”父親一口回絕,“我們兩口子一輩子就這一套樓房,是留給你結婚的,絕不能打房子的主意!”沒有房子以后咋辦?哪個姑娘愿意嫁給你?母親也表示反對。
  “小時候,我們常聽到一句話:就算砸鍋賣鐵,爸媽也要供你上學!現在該輪到我對父母說了:就算是把房子賣了,我也要給我媽治病!我不要房子,我要我媽!那是我長這么大第一次和爸爸頂撞。”他說。
  反復“爭斗”后,父親在萬般無奈之下,終于默許了賣房的做法。
  就這樣,寬敞的樓房沒了,一家人蝸居進了原有的一套30平方米的老舊平房,共同對抗病魔。
  “賣房那天,爸媽哭了。我反而安慰他們:‘沒事兒,只要我媽能好,兒子將來一定會讓你們住上大房子!’”他說。
  采訪時,記者看到了一張張博研在家里悉心給母親洗腳的照片。家里的家具雖然不多,也比較舊,但都井井有條,桌面上、地上一塵不染。面積不大的客廳的墻上,紅紅的中國結紅得耀眼。這一幕,充滿著暖意。這間小房子雖然不足30平方米,但其中卻洋溢著濃濃的家庭氣氛。
  原來,不管工作多忙多累,每天晚上只要在母親休息前回到家,張博研都會打上一盆洗腳水,為母親洗腳按摩。張博研覺得這樣很幸福。
  “去年8月,醫生告訴我,母親終于挺過了5年危險期,現在能下地遛彎兒,還能做一些簡單的家務,我的心情也輕松了不少。再加上有好心人幫我聯系到了‘北京抗癌樂園’,還向她贈送了抗癌樂園的入會證書,邀請母親加入抗癌樂園,讓母親得到了更多與癌癥抗爭的勇氣和方法。這一切,我感激感恩。”
  “媒體人更需要堅韌、向上的精神”
  滴水之恩,涌泉相報。
  2017年,張博研成為一名國家一級播音員,由他主創的《孝老愛親 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》等5部公益廣告在北京市多家媒體播出。他努力用聲音講好“孝老愛親”的故事,講好“北京故事”。
  在同事的眼里,張博研是個性格好、工作有激情、生活有活力、臉上永遠掛著笑容的好伙伴。
  張博研在密云廣電中心的工作橫跨廣播和電視兩個領域,一人身兼數職,是個“特例”。每天一個小時的電臺節目主持雷打不動,其他時間他要給兩檔節目做配音和主持,給兩檔電視節目做外景主持,還要給兩檔節目做編導,可想而知他的工作是多么忙碌。
  同事告訴記者,其實在和他共事這幾年,根本不知道他的家里還有個久病在床的母親,直到2016年十大“北京榜樣”評選時發布張博研的事跡,同事們才發現,平時身邊性格開朗、業務出色的張博研,居然背后承受了這么大的生活壓力。張博研不管在單位還是在家里都是開心果,但誰家里遇上這么大的事能沒有壓力呢?
  問起日常,張博研告訴記者,“工作每天都排得滿滿當當。我基本上是7點以前將母親的早餐備好就來上班。雖然單位有上下班的時間,但是拍外景拍到半夜是常事。有一次,我臨時接到單位交給的緊急外拍任務,半夜12點多背上拍攝器材趕往外景拍攝地。而一個多小時前,我剛從醫院照顧完母親趕回家……”
  記者看到,張博研的辦公室桌上有好些小藥瓶,他不好意思地告訴記者,其實就是一些補充能量的維生素而已。
  張博研說,壓力大的時候,就去跑步,跑累了,反而腦子就更清醒了。或者,他把自己關進電臺那個小小的播音間里,播音的過程能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  最終,張博研對家庭重擔的樂觀心態和對待工作的勤奮努力,換來的是一個個榮譽:他主持的節目《音樂隨身聽》被評為2015、2017年度“北京市優秀播音主持”作品,他本人被評為首屆中國影響力電視節目主持人評選銀獎、2016十大“北京榜樣”,他的家庭被評為2017全國“最美家庭”。
  在逆境中經過反復淬煉的他,隨著經驗越來越豐富,知名度越來越高。
  在密云區融媒體中心廣播部主任黃晨昭的眼中,敢于吃苦、樂于奉獻是張博研最優秀的品質,“現在很多年輕人身上都缺乏博研這種精神,尤其是做媒體工作的,更需要這種堅韌、向上的精神。”
  “這個社會有那么多美好的東西,需要我去傳播,我有責任選擇堅持下去。”他說。
  “只要能救媽媽,我什么都不怕”的他,用行動告訴我們:人生就是一種擔當、一種責任。懂“愛”又認真工作的人,人生的路必將越走越寬!

 (北廣人物微信公眾號)(2019年6月25日)

 

重庆快乐10分是官方开奖的吗